从世界气候监测计划看数据库和科普计划

梁幼林

一.计划目标和实施方式:
  世界气象组织(WMO)实施的世界气候计划包括数据计划,其中含气候监测计划。这个计划面向政府决策层和社会公众,树立各国气象机构的形象争取本国政府和公众的最大支持。

  把观测到的数据(数字,遥感图像)加工成气候资料,用可视化软件实时准确描述出气候异常,尤其是影响地区经济发展和社会公众生活的气候灾害事件,配以科学家的简明解释,包括公众易于接受的同类事件指标时间序列,必要的专业图形,配以生动的文字材料。这种图文并茂的科普成果每周,每月,每个季度定时通过网络和其他手段更新。

二.效益和效果:
  从美国气候预测中心(NCEP/CPC)的监测网页上不但可以看到南亚,东亚和全球各地的温度雨量反常分布,并且可以看到相应的海洋,大气反常活动,同时有通俗及高级科普的科学解释。

  国家气象局气候中心设有气候评价室监测气候反常,定期公布我国的气候反常活动,虽然在深度广度上和美国有差距。但是对国家决策层已经有明显影响,气候中心丁一汇在国务院介绍气候变化对我国未来五十年的影响受到好评,国务院秘书局发文要求印发这个高级科普讲话稿。国家气象局在电视媒体上对天气的回顾和预报中经常有一些简明的专业解释,虽然通俗,但是在公众中起到较好的科普效果。我看到网友的关于南水北调的帖子,虽然有幻想的成分,但是对夏季雨带的形成已经接近专业描述。由于国家气象局实施了监测计划,在争取经费支持上,公众舆论支持上占有优势。

三.讨论和结论:
  1. 准确定位目标是科普计划的成败关键。
  网络科普联盟的成立表明科学院和社会各阶层需要科普计划,并且具有执行科普计划的能力和客观条件。但是取得效益和效果的必要条件是面向目标的定位,需要调研社会公众和政府决策层需求的热点难点,明确本身的优势。气候监测计划的背景是全球增暖的科学研究计划,灾害气候影响到国家经济发展和公众生活,并拥有丰富的数据资源和数据加工软件,同时有网络多媒体的支持。

  如果以上叙述有参考价值,下面的讨论也许有意义:注意到最近一些专家公布了研究2010年社会危机预测的部分成果,媒体报道说:参与研究的一位专家认为,提出问题,认识问题,在决策上避免问题,就不会爆发社会危机,另一方面,面临问题出现时,国民心态决定社会危机爆发与否。举些不完全恰当的例子以便说明问题,例如对沙尘暴现象,要科学评估人类活动影响的程度,不能把一个时期沙尘暴减少的现象,简单的宣传为政府开展绿化活动的成绩,同样不能把另一段时期沙尘暴增加,完全归结为政府在土地利用上的决策失误。再如三峡大坝的争论并没有停止,把今年川东暴雨洪水和大坝蓄水的现象联系在一起,增加了公众的不安,不利于社会稳定,科学家有责任主动向社会解释大坝蓄水对局地气候影响的程度,使公众科学对待自然灾害和政府决定的在建工程。

  如果把危机预测提到的问题看做当前社会发展的难点热点,位居第一的环境问题已经受到政府决策层的重视,正在制定绿色GDP作为为政绩考核指标。但政府官员牺牲资源环境追求政绩只是决策层需要科普的表现之一,例如,淮河水污染使居民没水吃,据说国务院有关领导考察时泪流满面,决心动用世行贷款治理淮河污染。来华考察的世行专家不理解淮河的管理机制,流域环境系统是一个整体,但是,被人为切割成分省管理。说明政府机构设置不适应环境科学及环境管理的要求。淮河水系污染源是小造纸厂和皮革厂,政府关闭污染源,农民为了致富,在夜间洼地里土法制革,天亮就撤退,对抗环保执法。上述例子试图说明解决未来十年环境问题,网络科普需要面向政府决策层和社会公众,树立科学院多学科综合研究解决环境问题的形象,争取政府和公众最大限度的支持。

  需要强调指出,限于作者的水平和经历,叙述当前其他热点难点是不恰当的,例如,高速铁路的磁悬浮和轮轨技术之争,航天科学技术的发展趋势和选择,人类基因和生物工程,这些问题也是网友发帖子最多,激烈争论的大问题,同样是决策层十分关心的问题,也是科学院的优势领域。以上的讨论并非全面,也没有细化。但是气候监测计划执行的效果和效益证明了科普计划的目标选择是关键问题。

  2. 数据库和科普。
  数据是信息的载体,关联信息的组织结构是知识,知识体系是科学,发挥主观能动性,发现并识别知识体系内在的自组织行为是科学创新。

  在这个意义上,数据库是潜在的科普资源库,世界数据中心(World Data Center’s)在发布的第一个指南中要求它的成员把数据加工成事件的指标序列,例如,地球物理数据中心定期公布地磁活动指数序列,把地磁活动的时间关联表达成时间序列。在数据中心(WDC)要求的基础上,美国CPC的监测网页以灾害气候事件吸引公众的眼球,用海洋大气耦合过程解释气候异常。首先把公众亲身感受到的温度雨量数据用可视化软件表达异常分布,进而,把有关海洋大气耦合的数据用图形和表格表达他们的内在关系。有关的文字材料是从知识体系上评论当前的气候事件。

  3. 科普计划是科学计划的高附加值产品。
  气候监测计划是观测计划和研究计划的产物,通过它取得决策层和社会公公众在舆论和经费两方面的支持,同时树立气象机构在各国政府和公众面前的形象,这种无形品牌的价值更是无法衡量的。

  作为科研人员经历了各种级别科研计划的立项,项目鉴定评审。体会到科研管理人员,政府官员急需有关研究计划的科普知识。另一方面科研成果的推广应用急需社会公众的科普知识,尤其是农业科学成果推广更为明显。所以,在决策层和社会公众面前通过科普计划树立动态鲜明的形象是科学院急需的工作。

  4. 科普侧重用科学解释公众耳闻目睹的事物发生发展过程。
  由气候监测到动物所马杰发现大足鼠耳蝙蝠吃鱼的电视科普专题片,结合美国的探索系列科普,可以看到:吸引眼球的科普媒体基本上是抓表象过程,提出悬念,给出科学方法和科学解释,把知识体系作为事物发生发展过程的科学背景去处理,与科学研究密切相关,又有区别。

  梁幼林:研究员,前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信息中心主任,参加编写科普博览的大气科学馆。

(中国科普博览提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